[text]马年的初二
见惯了各种祝福,马上有xx,马上有oo。。。
不知道为什么要大半夜大老远的去见一个许久未见的同窗
不知道为什么要带她去见多年未见的班长
不知道为什么一个人走夜路不害怕
只知道风很冷
拨动油门的手套很脏
凌冽的风吹的耳朵异常的暖
越来越喜欢干脆的人
不夹渣一点怀疑
不夹渣一点疑问
可是
我内心多么的问号
不知道该往何处
它不像大路
一直走就能到达[/text]